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工作邮箱 手机网站
首页 机构概况 信息公开 廉政德州 派驻巡察 以案释纪 专题集萃 资料库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 >  长河清风  >  漫语廉言 > 正文
【身边的家风】春风化雨润无声
来源: 中国纪检监察报        发布日期:2017-02-28


  今年春节,因为孩子刚出生,我们家留在北京过年。岳父从家里带来了一箱子好肉好鱼,年三十晚上大家一起动手,做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。岳父小时候在饭馆里长大,学了一手好厨艺,烧的一道红烧肉肥而不腻,咬着满嘴流香。吃着红烧肉,听着新年的鞭炮声,我便想起了小时候。那时家里穷,父亲多年在外地读书,母亲一个人拉扯着我,家里最好的伙食就是一小碗红烧肉。每次母亲自己不吃,都留给我。我在大快朵颐之余,不禁奇怪:难道妈妈就不喜欢吃吗?母亲笑着给我讲,她小的时候,外婆总是把最好吃的东西都盛到桌上,让大家多吃,大家让她吃的时候,她便说锅里还有很多,直到有一天,母亲偶然进了厨房,才发现锅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听了这个故事,年幼的我似懂非懂。后来自然慢慢明白,这是母亲对我的无私关爱,这无私关爱先天源于母性母爱,后天却是从外婆处养起来的。

  我的外婆今年81岁,是一个地道的苏北农民,一辈子都在村里和农活打交道。每天她都要早早起床,操持农事和家务,既要挑水种地、养鸡养猪,又要烧菜做饭、照顾孩子,一肩挑起了家庭内务的重担。苏北农村并不富裕,有时生活还很艰苦,亏得外婆勤劳能干,一家人过得还算有滋有味。外婆用红薯和杂粮混米饭,用菜籽榨油,过节的时候烧些鸡和猪肉。家里的衣服则是由外婆自己织了布,请人染上色,缝纫起来给孩子们穿,大舅穿不上了就给更小的舅舅们。柴米油盐,吃穿用度,外婆把好的东西全都留给家人,自己却极为节俭。时间长了,舅舅们和母亲都跟着养成了习惯,每天有的去种地,有的去养猪,母亲的任务就是准备猪的饲料,老家叫“挑猪草”。有时舅舅们在河里抓到了手指长的小鱼,就拿到火上烤得喷香,分给全家。

  外婆眉眼和顺,待人以善,与亲戚和邻居相处十分和睦。她从不打骂孩子,却从不放松对他们的教育和要求。她常常告诉他们,只有学习了文化和本领,将来才有饭吃。因为时代所限,她自己没有受过很好的文化教育,却鼓励孩子们好好读书。小舅读书最好,学了计算机,取得了硕士学位。母亲受到外婆熏陶,对父亲外出读书给予了最大的支持。外婆不仅让孩子们读书,还教他们做人。一位舅舅不喜欢一位远房亲戚的为人,结婚时不想请他,外婆说:“这么大的喜事,怎么能不请家里人呢?”还让舅舅在婚宴上向那位亲戚敬酒。舅舅们成家后,有时难免和媳妇有些矛盾,外婆就成为了调解者。她从不袒护自己的儿子,总是一碗水端平,以理为先,谁做错了就直面批评谁;如果双方都有责任,她总是先批评自己的儿子。可如果舅舅们真的有了困难,她又尽力帮助。四舅长期在外地打工,生了女儿没法照顾,她就把孩子接过来,用米粥喂大,现在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。外婆的严管厚爱赢得了子女们的尊重,也促成了家族的和谐。舅舅们和母亲耳濡目染,对他们的子女也是这样要求的。

  外公去世之前,曾经长期身染重病。他原本就有心脏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,后来得了中风,侧半身瘫痪,彻底失去了自理能力。儿女们大多在外地工作,亲戚们也不可能长时间帮忙,外婆就以70多岁的高龄,独自承担起了看护之责。外公180多斤的大个子,瘦小的她要像对待新生婴儿那样去照顾。渴了饿了,她要喂水喂食;有大小便,她要端着马桶去接;每躺一会,她要半扶半抱地帮他下床活动,尽可能延缓他身体恶化。外公垂暮之年病痛交加,身心更有脆弱之处,有时小便不畅,外婆一接就是两个小时;有时情绪失控,外婆就温言安慰。她以一己之力,把外公从死神掌中留下了整整8年,直到外公去世都陪伴在他的身边。为了照顾外公,她奋不顾身,有一次为了用力把他扶好,自己却摔了一跤,把腿摔成了骨折。她患有白内障,母亲多次要她去南京做手术,她坚持不肯离开外公,外公去世后才接受治疗。

  外婆就这样在她的小屋里默默守护着她的家族和家人,一守就守了几十年。她没有多少文化,没有读过经史子集,讲不出家德家风的理论,但却很好地担当和履行了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位妻子、一位母亲、一位家长的责任。中国人历来讲究家国观念,于国为公、于家为私,其实家庭内部,也是有着公和私的。外婆对待家人,可以说是做到了无私关爱。她就像苏北大地上吹过的一缕春风,把所有的心血洒进一方小小沃土,苦不以为苦,累不以为累,看到家人之乐,便是她之乐。这就是外婆的修身路、长征路、人生路,一条以无私关爱家人为乐的路。上天可以夺走人的一切,唯独夺不走这样的心路。一个人不管能力大小、地位高低、视野宽窄、财富多寡,都可以为自己选择一条修身进德的心路,都可以选择一些崇高的追求。外婆不善言辞,但她的德行映在我们这些子孙的眼里,印在我们的心上,这就是一种传承。

  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冬去春来之际,舅舅们纷纷带着子辈孙辈回到外婆的身边,四代同堂相聚,好不热闹。年三十的晚上,我打电话向外婆拜年,她很是高兴,还把电话交给表哥,让我向舅舅和兄长们拜年。我边说边想着,等我的孩子再大一点,一定要带回去,让外婆看一看。 (吴天宇 作者单位: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)


中共德州市纪委 德州市监察局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:鲁ICP备09025776号-1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 IE6以上版本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