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工作邮箱 手机网站
首页 机构概况 信息公开 廉政德州 派驻巡察 以案释纪 专题集萃 资料库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 >  长河清风  >  漫语廉言 > 正文
【我的家风家教故事】一句话的力量
来源: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        发布日期:2017-03-29


  十八岁那年,我在生产大队(后来改为村)当民兵连长。得知我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,父亲不假思索地甩过来一句话:“当党员就要带头吃苦咧!”

  父亲是老党员,当我站在鲜红党旗下宣誓的时候,他已经有了二十多年的党龄。可他在我的心目中,就是一个吃苦受累的傻子。一九五八年他把自己的全部捐献给了人民公社,后来在生产大队机务队开过柴油机,我懂事的时候他在公社码头装卸站干过,做过“兵头将尾”之类的差事,后来又好几次出任过生产小队最大的官,也就是如今的村民小组长。他带领社员在田野里“改天换地”,我们一家人住在土坯草棚里忍饥挨饿。

  “当党员就要带头吃苦咧!”这是父亲一生信守的口头禅。十七年前的那个隆冬,田关河又摆开了千军万马战犹酣的阵势,这是一条自西向东的大型排泄渠,在“三年困难时期”疏挖成河,作为党员的父亲当年也自然在此流下汗水。

  起淤是一件极重极累的体力活,三九严寒,滴水成冰,民工们打着赤脚,肩负百斤淤泥,踩着齐裆深的稀泥巴,爬上累死牛的陡坡,翻过一道土堤,一担一担地倒下,并且每天要按规定干足两三个立方,连吃饭住宿都全部自行解决。这活路他一干就是四十多年,现在已年满六十五岁了,还要跟青壮年劳力们一较高下。

  由于此工程属于省级水利项目,市里十分重视,专门成立了由一名政府主要负责人挂帅的指挥部,我被指定为市报驻地记者。一个风雪交加的上午,我随一名副市长到工地巡访,大概是转到十点钟左右吧,我们突然发现正前方发生了一起骚乱,说是一个挑淤老人当场昏倒了。等我们赶过去时,老人已被抬出了河床,只留下一担淤泥陷在那里,周遭是乱七八糟的脚印。待我睁大眼睛看那老人,不禁大吃一惊,天哪!他就是我的父亲。我带着哭腔喊了一声“爸”,那位副市长也猛然一愣,似信非信地反问:“他是你父亲?怎么会呀?”父亲就这样从工地抬回了家,弟弟将他送附近的医院一检查,结果是结肠癌,且已到了晚期。

  没过多久,父亲就撒手人寰了。弥留之际,他留给我的还是那句话:“当党员就要带头吃苦咧!你们这一辈,只有你是党员,现在又做了报社的领导,吃得了苦才能说得起人。”

  是的,当党员就要带头吃苦。父亲的一句话时时回响在我耳边,他不知道他的吃苦基因已经顽强地浸润着我的身体,而我在离开他的日子里,总是用全身心践行他的叮咛,以儿子的身份传承父辈的期望,不会向组织伸手,不会向领导讨价还价,更不会占公家的什么便宜。我曾经是名公务员,党组织要我改行做新闻记者,我一干就是二十二个春秋,没有给唯一的女儿留下一点可“拼”的理由,一个人在外延续我的“安贫乐道”。在负责报社新闻业务工作的时候,我连续当了十二年的值班总编,签样终审后几乎每天都是披星戴月归家,如今人过半百又五年,依然毫无怨言地战斗在采编第一线。有许多朋友说我,是一个只会“数字”不会“数钱”的傻子,面对世间红尘滚滚浑然不觉,仍然满足于自己的埋头吃苦。

  今年春节,家人团聚,女儿信心满满地告诉我说,她已经向党组织递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,随时准备着加入这一先锋队。

  “当党员就要带头吃苦咧!”面对空手回家的女儿出其不意送给我的一个“天大礼物”,我脱口而出的竟然是父亲留给我的一句话。我惊讶,基因的力量是何其伟大,党员父亲的吃苦作风已经化作家风在一代一代的传承,我欣然,记住一句话,做好一个人,兴旺一个家,我的女儿也将收获一个平淡如水的别样人生,真的挺好!(湖北省潜江市潜江日报社 李文山)


中共德州市纪委 德州市监察局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:鲁ICP备09025776号-1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 IE6以上版本浏览